Chinatown

人在悉尼

悉尼Double Bay, 让资本停泊的顶级港湾

作者/來源: Domain Chinese 澳房汇   2017-09-08

文 / James Tong

周末,与朋友约好了在悉尼双湾洲际酒店谈项目,在一楼临街的窗前坐下,喝着香浓的咖啡。窗外微风吹拂着榕树,把影子洒落在停靠在路旁的蓝博基尼上。行人道上走着三三两两打扮时尚的丽人,偶尔还有人牵着一两只梳洗打扮过的小狗走过。那一刻,会有一种走进了“名人领地”的感觉。

Double Bay双湾,邮编2028,是世界八大顶级湾区之一。这八大著名湾区指的是洛杉矶比弗利山庄、纽约长岛、东京东京湾、悉尼双水湾、香港浅水湾、新西兰霍克湾、马来西亚Burau湾以及布里斯班Noosa湾。

曾经一度,世界各地的名人来到悉尼,都要在此呆上一两晚。他们包括美国前总统布殊、克林顿、英国戴安娜王妃、超级名星麦当娜、Elton John、Tina Turner、John Travolta, John Bon Jovi、Kylie Minogue... 澳洲前总理霍克甚至曾经一住两年。

在那些鼎盛的日子里,悉尼的名人和富人要常常不经意地来双湾露露脸,让狗仔队拍拍照,不然的话,还真不好意思认自己是名人。

是的,这个地方很独特,因此,看这儿的房地产发展,也要用不一样的视角。

双湾周围的几个小区Darling Point、Point Piper、Bellevue Hill都是顶级富豪安家的地方,它的中心区是由Cross St和Bay St与New South Head Rd围成的三角地带,富豪们约好了朋友,从家里走出来谈生意、讲八卦、见美女,十分方便。

这儿还常见一类人,是大公司CEO的太太们,这是她们美容、打扮、收集各种名牌和艺术品的地方。所以,双湾的中心区聚集了许多名店,而且是全澳洲最多私人博物馆和画廊的地方。

双湾里大部份的建筑只有一两层,有一种村落式的私密和雅致,生活、工作的配置式式俱全,却又没有大都市的繁华和喧哗。在澳洲的财富圈中,它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叫悉尼的“小欧洲”。很多人来过一次,就会对名店的特别款式、街角咖啡店洋溢的浓香留下深刻印象。于是,来了就会再来,在这儿安家落户也就成为很多富豪们的“小目标”。

可是,这么受欢迎的区域,在过去的十五年里,物业的成交数量却远远落后于悉尼其他地方, 要找到一个席位很不容易。这是由于价格动辄会过二、三千万,而且放盘的非常少。

如果你上这里的行政区Woollahra市政府的网站看看,会发现与别的地方政府网站非常不一样,几乎没有重大的发展计划。州政府四年前曾经给各个市政府下达任务,要大家制订好到2025年的发展计划,但在Woollahra的报告里,基本上都是强调“平衡发展”和“社区和谐”。

是市政府不愿意发展吗?不是的,大多数议员其实都知道区内人口老化严重,已经明显缺乏发展动力,特别是在2004年Bondi Junction的西田购物中心开幕后,双湾里不少名店的生意明显在减少,他们更希望这个顶级富豪区能作出相应的发展,让双湾重新回到往日的兴旺。

但部分居民非常强烈地要求保持村落式的舒适氛围。于是,每一个稍为大一点的项目,都会变成市政府与一些居民组织的撕逼大战。

这里,就要说到华人比较熟悉的两大项目,一个是中邦集团和上海连合拿下的洲际酒店Intercontinental Hotel,另一个就是洲际酒店对面,SJD拿下的20-26 Cross St开发用地。

洲际酒店的前身是1991年建成的丽思卡尔顿酒店,后在2001年改为Stamford酒店,到2007年经营不下去再转手,由Ashington以8千万买下,获得市政府批准拆建成14层的公寓,后来由于居民的强烈反对,项目被推翻,发展商被迫破产,由Royal Hotel接手买下,花重金装修后,交由Intercontinental管理,今年终于被华人资金买下。

对于SJD拿下的这块土地的开发,Council也是十分支持的,但是审批也是一拖再拖,区内有一个居民组织叫DBRA (Double Bay Residents Association),他们强列反对批建6层住宅和商铺,并制作表格给居民寄给支持项目的议员,里面声称“We will remember how you vote at the next election”我们在下次选举时会记住你们投票做了什么。结果市议员Susan Wynne和Andrew Petrie声称受到“暴力言论的骚扰”,最后DBRA的负责人Mark Silcocks要向议员们道歉。

为了区内的发展,Council甚至专门请了著名的大型项目顾问公司HILL PDA做了一份研究报告,为推动项目审批提供理据。在报告里,HILL PDA提到了新开发的住宅项目,必须增加一房和Studio的配置,增加房源类型和价格的选择,使更多年轻人可以在区内置业。当项目DA最终批出来时,由于媒体的报道,竟然引来十多家发展商争抢,最后由于SJD做了充足的准备,能满足卖方严苛的付款条件,一举拿下了项目。

也许是到了时候,让华人发展商接触到最具历史传承和文化底蕴的地产项目。

这个项目,虽然不大,发展商却如同走进了不得不接受检阅的“名人堂”。华人在澳洲到底能做多精致的建筑,这个项目会亳无保留地体现出来。SJD从一开始就意识到这一点,并把这个项目取名为1788,这是对欧洲人开始登陆澳洲,带来现代文明的致敬。而且对项目的设计配置,几乎是不设预算地尽情投入,为的,就是做出一个极致的作品。

应该说,除了1788,我还没看过一个样版间,能把世界各地的顶级品牌如此协调地汇集在一起。比如, 西班牙面砖、意大利大理石台面及石材、美国Sub-Zero冰箱、酒柜、Wulf炉灶、烤箱、微波炉、高等级Millie洗碗机、德国技术电动窗帘、菲利普室内智能灯光控制、还有实木子母门及到顶高门框、浴室地暖、全部厨房、淋浴、衣帽间用金属框架及Fluted glass,连玻璃餐具都是美国白宫用的...

建筑师是以高端豪宅设计著名的Bates Smart,他们同时也是Intercontinental酒店和世界上最贵豪宅英国伦敦海德公园一号的设计师,设计风格是从低调、舒适中渗透出奢华。

仅31套经过精心优化设计的公寓,拥有极佳的北朝向,10分钟即可到悉尼CBD,同时又拥有顶级的教育资源:邻近多间著名学校例如Scots College, Cranbrook College 和Ascham Girls School等。澳洲首富和开发商Meriton的创办人Harry Triguboff就是毕业于Scots College,而已故的澳洲传媒大亨Kerry Packer则曾入读Cranbrook College。到悉尼科技大学,新南威尔士大学,悉尼大学都是在15分钟车程之内。

世界八大顶级湾区物业的共同点,是在核心地段拥有一线的海景资源,而且在多年的社会发展中造就了优质的人文氛围与居住环境。只是能进入这些湾区的机会真的不是太多。

新州政府对豪宅区居民的“保守”似乎也很“体谅”。按2015年的规划,到2030年,整个Woollahra行政区也只是增加2900间住宅和300个工作机会。

所以,接下来每年的供应量会继续稀缺。这其实就是为什么,虽然Double Bay缺乏重大市政建设,但房价仍可以稳步上扬,每年都有接近双位数字增长的原因。

澳洲大部分的地方,我都认为应该追求发展、拥抱发展的,这儿是一个例外。

世界级的港湾,不用折腾搞作,就已经是顶级的财富避风港。双湾应该是一个保持精致,追求极致的地方。

想开眼界的朋友可以亲自到样版间看一看:

展厅地址:384 New South Head Road, Double Bay 预约:1800 316 507

    

作者:James Tong

澳房汇出版人,澳中第一产业理事会主席

  • 專欄
  • 智慧
  • 笑話
  • 打折
  • 移民
  • 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