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town

澳洲教育

澳经济学家:削减移民有助降低租金和房价

作者/來源: Domain Chinese 澳房匯   2017-09-01

SQM经济学家Louis Christopher指削减移民可以改善房屋负担能力。图: Erin Jonasson

房屋经济学家Louis Christopher指出,澳洲应该削减移民人数,令东岸房市热潮降温,租金和房价会随之下跌,房屋负担能力得以改善。

Christopher 支持近日发布反移民视频的企业家Dick Smith,认为虽然一年前市场已关注悉尼和墨尔本公寓供应过多的情况,但人口增加令房价持续上扬。

Christopher同意Dick Smith和其他经济学家减少移民的提议,并指澳洲储备银行去年及今年初对悉尼和墨尔本公寓供应过多作出的警告并未收效,主要原因是人口增加。

他觉得金融监管局在2015年为了令悉尼和墨尔本房市降温推出的政策也是因为人口增长迅速,但只可以在短期内有成效。如果不使用必须的手段去解决问题,房屋负担能力没有可能获得改善。

人口学家Bob Birrell上周也呼吁全国应该削减一半移民,把澳洲两个热门问题 — 房屋负担能力和移民串联起来。

Christopher认为除了削减移民,还应该推出其他措施,例如改革负扣税去影响需求。数字显示,7月的全国住宅空置率平均数从6月的百分之2.4和一年前的百分之2.5下跌至百分之2.3。

意想不到的后果

虽然悉尼和墨尔本的供应紧张,达尔文的空置率跌幅最大,从6月的百分之3.2下跌至百分之2.9。荷伯特在6月的空置率从百分之0.7下跌至百分之0.5的新低。阿得莱德、珀斯和悉尼空置率均轻微下跌。

墨尔本7月空置率维持在百分之1.7,而直到8月12日的一年,独立屋叫价上升百分之4.6,公寓上升百分之5,Christopher认为情况由 “过多” 移民引致。

独立经济学家Saul Eslake指澳洲的移民率相对高,今年超过186,000人,无疑会推高房价,但也同时推动经济增长。如果要影响房价,需要削减一半移民,但可能会带来意想不到的后果。

Eslake表示,没有人希望像美国那样在次贷危机时,以经济崩溃的方式解决房屋负担能力问题,治疗可能比疾病本身为害更大。澳洲的房屋负担能力问题的根源是没有为人口增长作出规划,问题并非人口增加本身。

 ‘狭隘观念’

Eslake指出,由于没有为快速增加的人口作出规划,导致房价上升,令房屋负担能力恶化。明白问题所在是一回事,但因为这样而鼓吹大幅削减移民是另一回事。

澳洲城市发展委员会全国主席Michael Corcoran同意这个看法。他指悉尼在房屋供应现时仍需迎头赶上,其中一个原因是因为新州政府在2000年代实施的政策,但悉尼已经没有再为人口增长作出规划。结果,没有在基建方面投资,具吸引力的和可接受的新房屋,以及所有零售和有关设施的规划均停止。如果认为关上大门不让移民进来可以解决问题是非常狭隘的观念,没有考虑到推动负责任增长涉及的复杂因素。

文:Michael Bleby / 原载:AFR / 编译:澳房汇

更多详情可参阅:http://www.afr.com/real-estate/vacancies-tighten-cut-immigration-for-housing-affordability-sqm-says-20170815-gxwi1n#ixzz4ptWcJLAf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Your IP: 54.80.137.187
網友: 電郵:

驗証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网友意見,网上唐人街保持中立。
  • 專欄
  • 智慧
  • 笑話
  • 打折
  • 移民
  • 留學